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密碼:
注冊找密碼我的瀏覽
設首頁加收藏加書簽 ______

首頁每天學英語背單詞語法詞匯口語閱讀寫作翻譯寓言四級六級名著繞口令笑話外語動態詩歌散文雅思商務

您所在的位置: 大耳朵首頁 > 文章資料 > 輕松英語 >...> 雙城記 > 雙城記第三部 > 正文

站內搜索:

小提示:學單詞背單詞請到大耳朵免費在線背單詞系統
consolidate/[kən'sɔlideit]/ vt. 鞏固, 使聯合, 統一 vi. 鞏固 ...

《雙城記》第三部第十四章

本文屬閱讀資料

《雙城記》 第三部 第十四章  編織結束
    作者:查爾斯·狄更斯

在五十二個人等待著自己的命運的同時,德伐日太太召集復仇女神和革命陪審團的陪審員雅克三號開了一個陰暗不祥的會。德伐日太太跟兩位命運的差役磋商的地點不在酒店,而在過去的補路工、現在的鋸木工的小屋里。鋸木工并未參加會議,他像個外層空間的衛星一樣呆在遠處,準備只在必要時或得到邀請時才發表意見。,

“可是我們的德伐日,”雅克三號說,“無疑是個優秀的共和分子,是么?”

“在法國沒有比他更優秀的了,”口若懸河的復仇女神尖聲尖氣地肯定。

“別吵,小復仇,”德伐日太太略微皺了皺眉,伸出個指頭擋在她助手的唇邊,“聽我說,公民伙計,我的丈夫是個優秀的共和分子,也是個大膽的人,值得共和國的尊重。他也獲得了共和國的信任。但是他有他的弱點,他對醫生心慈手軟。”

“很遺憾,”雅克三號低沉地說,含義不明地搖著腦袋,幾根殘忍的手指又在嘴邊猴急地抓撓。“那就不太像個好公民了,很遺憾。”

“你們要明白,”老板娘說,“我對醫生沒興趣。他丟不丟腦袋我不管,那對我都一樣。但是埃佛瑞蒙德一家可得要斬草除根,老婆和孩子必須跟丈夫和爸爸去。”、

“她有一個漂亮的腦袋跟著去呢,”雅克三號低沉地說。“我在這幾看見過不少藍眼睛金頭發的腦袋,參孫提起那腦袋的樣子可真迷人。”他雖是個吃人惡魔,說話倒像個美食家。

德伐日太太垂下眼臉想了想。

“還有那孩于也是金頭發藍眼睛,”雅克三號帶著享受的神氣思考著。“在那兒很少看見孩子。倒挺迷人的:”

“總而言之,”德伐日太太停頓了片刻,說道,“這事我信不過我丈夫。我從昨天晚上起就感到不但不能把我計劃的細節告訴他,而旦動手要快,否則他還可能走漏消息,讓他們跑掉。”

“絕不能讓他們跑掉,”雅克三號低沉地說。“一個也不準。就現在這種情況人數還不到一半呢。應該每天殺他一百二十個的。”

“總而言之,”德伐日太太說下去,“我要把這一家斬草除根的道理我的老公不理解;他對醫生那么關懷的道理我也想不通。因此我得親手采取行動。來呀,小公民。”

鋸木工用手碰了碰紅便帽,走了過來。他對她畢恭畢敬,服服帖帖,怕得要命。

“你今天就可以作證,證明那些手勢么,小公民?德伐日太太嚴厲地說。

“可以,可以,為什么不可以!”鋸木工叫道,“每天,不論天晴下雨,從兩點到四點,總在那兒打手勢,有時帶著那小的,有時沒帶。我知道的事我是知道的。我是親眼看見的。”

他說話時做了許多手勢,仿佛偶然模仿著幾個他其實從沒見過的復雜手勢。

“顯然是搞陰謀,”雅克三號說,“再清楚不過了。”

“陪審團不會有問題吧?”德伐日太太露出個陰沉的微笑把眼光轉向他說。

“相信愛國的陪審團吧,親愛的女公民,我可以為我陪審團的伙計們打包票。”

“現在我來想想,”德伐日太太又沉思起來,“再想一想吧!為了我那老公,我能不能放過醫生呢?放不放過對我都一樣。我能放過他么?”

“他也要算一個腦袋呢,”雅克三號低聲說。“我們現有的腦袋還嫌不夠,放過了怪可惜的,我覺得。”

“我見到那女人的時候,醫生也跟她一樣在打手勢呢!”德伐日太太爭辯道,“我不能談這個不談那個,我不能把這案子全交給這個小公民去辦,因為我做起證人來也并不差。”

復仇女神和雅克三號彼此爭先恐后地肯定她是最值得尊重,也是最精采的證人。小公民不甘落后,便說她是舉世無雙的證人。

“不,我不能放過他,”德伐日太太說,“他得憑命去闖了!你三點鐘有事,要去看今天殺的這一批——是嗎?”

這話問的是鋸木工。鋸木工趕快說他也要去,而且抓緊機會補充說,他是最積極的共和分子。實際上若是有什么東西使他失去了享受一邊抽午后煙、一邊欣賞國家級剃頭師傅精采表演的機會,他就會成為最孤獨的共和分子了。他的表白有點過分,甚至叫人懷疑他每時每刻都在為自己那渺小的安全擔心。而他也許確實在受著懷疑,因為德伐日太太一雙黑眼睛正輕蔑地望著他。

“我也同樣要到那兒去。”老板娘說。“那兒的事結束之后,你們就到我那兒,到圣安托萬去,就定在八點吧,我們要到我那個區去揭發這幾個人。”

鋸木工說他若是能陪伴女公民,他會引以為榮,感到驕傲的。女公民卻白了他一眼,弄得他很尷尬,像小狗一樣躲著她的目光,鉆到木柴堆里拉起鋸來,借以掩飾自己的狼狽。

德伐日太太招呼陪審員和復仇女神往門邊靠了靠,向他倆進一步說明了她的觀點:

“那女的現在準在家等著他死去的時刻。她會哀悼,會痛苦,一定會對共和國的審判心懷不滿,對共和國的敵人滿懷同情。我要到她那兒去。”

“多么令人欽佩的女人,多么值得崇拜的女人!”雅克三號欣喜若狂,叫道。“啊,我的心肝寶貝!”復仇女神叫了起來,擁抱了她。

“你把我的編織活兒拿去,”德伐日太太把毛線放到助手手里,“把它放在我平時的座位上,占好座包。馬上去,因為十有八九今天的人會比平常多。”

“我衷心接受上級的命令,”復仇女神敏捷作答,而且親了親她的面頰。“你不會遲到吧?”

“行刑開始之前我準到。”

“囚車到達之前。一準要到,我的寶貝,”復仇女神對著她的背影說,因為她已轉身上了街。“囚車到達之前!”

德伐日太太輕輕揮了揮手,表示她聽見了,一定準時到達,然后便穿過泥濘、繞過了監獄大墻。復仇女神和陪審員望著她遠去,對她那漂亮的身影和無與倫比的道德秉賦表示了崇高的贊賞。

那時的許多婦女都被時代之手捏弄得可怕地變了形,卻沒有一個婦女能比現在走在大街上的這個無情的女人更可怕的了。她有堅強勇敢的性格,精明敏捷的頭腦,還有巨大的決心。她具有一種美,那美不但賦予了她穩定堅實、苦大仇深的特色,而且使人不由得由衷地贊美這一特色。無論情況如何,那“混亂的時代”是必然會使她出人頭地的。但是由于她從兒童時代起就深感含冤受屈,養成了根深蒂固的階級仇恨,機會便把她發展成了一只母老虎。她是絕對沒有憐惜之情的。即使曾有過也早已泯滅了。

一個清白無辜的男人要為父輩的罪行而死亡,這在她完全不算一回事。她看見的不是他,而是他的父輩。那個男人的妻子要變成寡婦,女兒要變成孤兒,這在她也不算一回事。那種懲罰還不夠,因為她們都是她天生的敵人,是她的戰利品,本沒有活下去的權利。要使她諒解是辦不到的,她沒有憐惜之心,甚至對自己也如此。若是她在自己參加過的戰斗中倒下了,她也不會憐惜自己;若是她被送上斷頭臺,她也只會咬牙切齒恨不得讓送她上斷頭臺的人跟她易地而處,卻沒有絲毫怨艾傷感的柔情。

在德伐日太太那粗布袍子下而的就是這樣一顆心。那布袍她隨意穿著,卻很合身,但帶幾分怪誕。那一頭黑發在粗糙的紅便帽之下顯得尤其豐密。她胸前掖了一把子彈上膛的手槍。腰間別了一把磨得飛快的匕首。她便以這樣一身裝束、這樣一個角色的自信步伐在大街上走著:表現了習慣于光著腿赤著腳在褐色的沙灘上行走的婦女的矯健和輕松。

此時那輛旅行馬車正在等著旅客到齊。昨天晚上羅瑞先生為普洛絲小姐是否坐這輛車曾經煞費躊躇。馬車需要避免超重,尤其需要盡量縮短檢查馬車和乘客的時間,因為他們是否能逃掉大有可能決定于在這兒那兒省下的分分秒秒。經過苦苦思索,他終于決定讓普洛絲小姐和杰瑞去坐那時很有名的最輕便型馬車,在三點鐘出發,因為他們可以自由出入巴黎。他們沒有行車拖累,可以很快便趕上驛車,趕到前面去,事先給驛車雇好馬匹,使它在夜間寶貴的時間里迅速前進—一夜里是最怕耽誤的。

普洛絲小姐明白了照這種安排她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刻可以起到的真正作用,便高高興興地同意了。她跟杰瑞看到馬車出發,看清楚了所羅門送來的是什么人,又提心吊膽地忙了十來分鐘,現在正做著追趕驛車的最后準備。這時德伐日太太正在街上行走,距離這間寓所越來越近了一—這里的房客已全都撤離,只有他倆還在商量:

“現在,克朗徹先生,”普洛絲小姐說,她激動得話也說不出,站也站不住,動也不會動,連活都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了。“你覺得我們若是不從這個院子出發,怎么樣?今天已經從這兒走了一輛車,再走一輛車會引起疑心的。”

“我認為你說得對,小姐,”克朗徹先生回答。“而且我總是擁護你的,不管你對不對。”

“我為幾個心肝寶貝又是害怕、又抱著希望,簡直都急瘋了,”普洛絲小姐放聲大哭,“我是什么主意都想不出來了。你能出個主意么,我親愛的可憐的克朗徹先生?”

“要說對將來的生活出點主意,我大概還能行,小姐,”克朗徹回答,“要說在此刻開動我這上帝保佑的老腦筋,我怕是辦不到了。在眼前的緊急關頭我想作出兩個保證,發兩道誓言,你能幫助我記住么,小姐?”

“啊,天吶!”普洛絲小姐還在號啕痛哭說,“我馬上記住,可你得像個出色的男子漢一樣別把它掛在心上。”

“首先,”克朗徹先生全身發抖,說話時面如死灰,神情莊重,“只要那幾個可憐的人能安全脫險,我以后就不再干那種事了,再也不干了!”

“我很肯定,克朗徹先生,”普洛絲小姐回答,“你以后決不會再干了,不管是什么。我求你不要認為需要特別說明那是什么。”

“不會的,小姐,”杰瑞回答,“我是不會告訴你的。第二,只要那幾個可憐的人能平安脫險,我就再也不會干涉克朗徹太太跪地做祈禱了。再也不會了!”

“‘不管是什么家務事,”普洛絲小姐擦著眼淚努力鎮定著自己說,“我都相信,還是完全交給克朗徹太太經管為好。啊,我可憐的寶貝們!”

“我甚至還要說,小姐,”克朗徹先生接著講下去,樣子很令人吃驚,好像是在布道臺上發表演說,“請你記下我的話,親自告訴我太太,我對做禱告的事已經改變了看法。我倒打心眼里希望克朗徹太太這時在為我們跪下來做禱告呢!”

“好了,好了,好了,我希望她在禱告,親愛的,”急得發瘋的普洛絲小姐叫道,“還
希望她的禱告應驗!”

“千萬別應驗,”克朗徹先生說下去,說得更莊嚴、更緩慢、更有堅持到底的意思。“可不能讓我說過的話、干過的事現在報應在我為這些可憐的人許的愿上!別應驗,我們都應當跪下來(若是方便的話)祈禱他們逃出這種可怕的危險。別應驗,小姐:我要說的是,別應—一驗!”這是克朗徹先生在長期努力想得到一個更好的結論之后所下的結論。

這時,德伐日太太正沿著大街走來,越來越近了。

“你說得太動人了,”普洛絲小姐說,“若是我們能回到故鄉,請相信我,我一定把我記得住而又聽懂了的話轉告克朗徹太太。而且,無論發生了什么事,你都可以相信我,對你在這個可怕時刻的一本正經的態度可以作證。現在,請讓我們來想一想,我尊重的克朗徹先生,讓我們來想一想!”

這時,德伐日太太正沿著大街走來,越來越近了。

“若是你能先走一步,”普洛絲小姐說,“叫馬車別到這兒來,另找個地方等我,是不是會更好?”

克朗徹認為那樣會更好。

“那你在什么地方等我呢?”普洛絲小姐問。

克朗徹滿腦子糊涂,除了倫敦法學會,他想不出別的地點。可是天哪!倫敦法學會遠在千里之外,而德伐日太太只不過咫尺之遙

“在大教堂門口吧,”普洛絲小姐說。“我在那地方上車不太繞道吧?在大教堂兩座鐘樓中間那大門口?”

“不繞道,小姐,”克朗徹回答。

“那么,就像個最好的男子漢一樣,馬上去車站,把路線改了,”普洛絲小姐說。

“我離開你可有點不放心,”克朗徹先生猶豫起來,搖著頭說。“你看,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情況的。”

“那只有天才知道,”普洛絲小姐回答。“別為我擔心。三點鐘或略早一點到大教堂來接我,我相信那要比從這兒出發好得多,我肯定。好了!上帝保佑你,克朗徹先生!別顧著我,顧著那幾條命吧,那得靠我們呢!”

這一番言辭,再加上普洛絲小姐兩只手攥住他的手,表現了痛苦的請求,使克朗徹先生下定了決心。他點了點頭,表示鼓勵,便去改變行車路線了,留下她一個人按自己的建議去跟他會合。

想出了這么一個預防措施,而且已經開始執行,普洛絲小姐大大她松了一口氣。她的外表必須鎮靜如常,以免引起特別注意,這也使她安定下來。她看看表,兩點二十分。她再也不能浪費時間了,必須立即作好準備。

她心里亂成一團。沒了人的屋子空蕩蕩的,她害怕;每一道開著的門背后都仿佛有面孔在窺視,她也怕。普洛絲小姐打了一盆水開始洗她那雙紅腫的眼睛。她滿懷莫名的恐俱,很怕眼睛上的水會暫時擋住了視線,因此不斷停下來四面瞧瞧,怕有人在看她。有一次她剛停下來卻不禁大叫起來,往后一退,因為她見到一個人影站在屋里。

臉盆落到地下摔碎了,水流到德伐日太太腳邊——那雙腳曾從血泊中走過,步伐威嚴而獨特。”

德伐日太太冷冷地望著她說,“埃佛瑞蒙德的太太到哪兒去了?”

普洛絲小姐突然想起所有的門分開著,會叫人想到逃跑。她的第一個動作便是把門全都關了起來。屋里有四道門,她全關上了。然后她站在露西的房門口。

德伐日太太深色的眼睛跟隨著她那迅速的行動,然后落在她身上。歲月并不曾馴服普洛絲小姐的野性,也不曾讓她那粗糙的外形變得柔和。她也是個強悍的女人,雖然路數不同。她也用眼睛打量了德伐日太太身上的每一部分。

“別看你那樣子像魔鬼的老婆,”普洛絲小姐細聲說,“你占不了我的上風,我可是個英國女人。”

德伐日太太輕蔑地望著她,她的感覺跟普洛絲小姐卻也差不多;她倆可算是狹路相逢了。德伐日太太眼前是個結實、健壯、矯捷的婦女,正跟多年前羅瑞先生眼前那個胳膊結實的婦女一樣。德伐日太太很清楚,普洛絲小姐是這家的忠實朋友;普洛絲小姐也很清楚,德伐日太太是這家的兇惡敵人。

“我要到那邊去,”德伐日太太一只手往那殺人的地方略微揮了一揮,“她們在那幾給我保留了座位和我的毛線活兒。我是順道來向她致敬的。我想見見她。”

“我知道你不懷好意,”普洛絲小姐說。“不過你放心,你那壞心眼休想在我面前得逞。”

兩人一個說法語,一個說英語,誰也聽不懂誰的話,可彼此都很警惕,想從對方的神色態度推測出沒聽懂的意思。

“這個時候把她藏起來不讓她見我,對她可沒有好處,”德伐日太太說。“優秀的愛國者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讓我見她。告訴她我要見她。聽見了沒有?”

“就算你那眼睛骨碌碌轉得像轆轤,”普洛絲小姐回答,“我可是張四根柱子的英國床,任你眼睛怎么轉,也別想動我一分一毫。不行,你這個惡毒的女老外,我今兒跟你泡上了。”

看來德伐日太太對這些村言俚語并不理解,但卻明白對方并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白癡,蠢豬!”德伐日太太皺著眉頭。“我不要你回答,我要求跟她見面。你去告訴她,我要見地,再不然就別站在門口,讓我自己進去!”說時她怒氣沖沖打著手勢。

“我才懶得聽你那瞎胡鬧的外國話呢,”普洛絲小姐說,“不過為了知道你是否猜到了真象(或許只猜到一部分),我倒愿意把我的一切都送給人——除了這一身衣服之外。”

兩人彼此目不轉睛地盯著。德伐日太太從普洛絲小姐意識到她來到這兒以后就在原地沒動,可現在她前進了一步。

“我可是個不列顛人,”普洛絲小姐說。“今天我豁出去了,我愿拿這條不值兩便士的命拼了。我知道我把你纏在這里的時間越長,我那小鳥兒就越有希望。你要是敢碰我一指頭,我就把你那黑頭發拔個精光,一根不剩!”

這樣,普洛絲小姐每匆忙說完一句話就要搖一搖腦袋,瞪一瞪眼睛,而她的每句話又都說得氣喘吁吁。她像這樣開始了戰斗—一她可是一輩于沒跟人干過仗的。

可是她的勇氣卻帶著感情沖動的性質,她的眼里已不禁噙滿了淚珠。對她這種形式的勇氣表現,德伐日太太卻誤會了,以為是軟弱。“哈!哈!”她笑了,“你這個可憐蟲!還充什么好漢!我要找醫生講話。”說時便放開嗓門叫了起來,“醫生公民!埃佛瑞蒙德太太!埃佛瑞蒙德家的媳婦!除了這個可憐兮的笨蛋,你們誰來跟女公民德伐日答話?”

也許是由于隨之而來的沉默,也許是由于普洛絲小姐的表情無意中泄露了天機,也許是由于與兩者無關的突然靈機一動,總之德伐日太太看出他們已經走掉了。她趕緊打開了三道門,往里面看。

“三間屋子都亂糟糟的,有人匆忙打過行李,七零八碎的東西扔了滿地。你身后的屋里怕也是沒有人了!讓我看看!”

“休想!”普洛絲小姐完全明白她的要求,正如德伐日太太完全明白她的回答一樣。

“他們若是不在那屋里,便是逃跑了。還可以派人去追,把他們抓回來,”德伐日太太自言自語。

“只要你弄不清楚她們究竟在不在這屋里,你就無法決定該怎么辦,”普洛絲小姐自言自語。“只要我不讓你弄清楚,你就別想弄清楚。不管你清楚不清楚,我只要能纏住你,你就別想離開這兒。”

“我從小就在街面上跑,什么東西也沒攔住過我。我能把你撕得粉碎,我現在得把你從門口轟走,”德伐日太太說。

“我們這院子孤零零的,高樓頂上又只有我們兩個,看樣子不會有人聽見。我祈禱上帝給我力量把你纏住,你在這兒的每一分鐘對我那寶貝兒都值十萬金幣呢!”普洛絲小姐說。

德伐日太太往屋里便闖,普洛絲小姐一時性起,伸出雙臂把她緊緊攔腰抱住。德伐日太太又是掙扎,又是毆打,但都無濟于事。普洛絲小姐滿懷摯愛,有堅韌的活力,把她抱得很緊——愛比恨永遠要強大得多——在掙扎中她甚至把她抱離了地面。德伐日太太用兩只手打她,抓她的臉,可是普洛絲小姐只顧低了頭摟住她的腰,比怕淹死的女人摟得還緊。

德伐日太太馬上停止了毆打,伸手往被摟緊的腰間摸去。“你那玩藝兒在我的胳膊下呢,”普洛絲小姐屏住氣說,“你休想拔出來。謝謝老天爺,我的力氣可比你大。我要一直抱住你,直到我們有一個昏過去或者是死掉!”

德伐日太太的手己到了胸前。普洛絲小姐抬頭一看,認出了那是什么東西,便一拳打了過去,打出了一道閃光、一聲巨響,然后便是她一個人站在那里,什么都看不見了。

這一切只發生在剎那之間。硝煙散去,只留下可怕的平靜。硝煙就像那大發雷霆的婦女的靈魂一樣在空氣里消散了,那女人的身子卻躺在地上,死了。

普洛絲小姐被這情況嚇了一跳,怕得要命。她先是往樓下跑,想離那尸體遠遠的,去找其實找不到的人幫忙。幸好她想起了自己惹下的禍的后果,便趕快停步,跑了回來。她十分害怕重新進屋,可她仍然進去了,而且從尸體身邊走過,取出了她必須穿戴的帽子和衣物。她然后下了樓,關了門,上了鎖,取下鑰匙,又坐在臺階上喘了一會兒氣,哭了一會兒,這才站起身來匆匆走掉。

幸好她的帽子上垂著面紗,否則她在路上怕是難免受人盤問的。也幸好她天生長相奇特,因此不至于像別的婦女給人衣冠不整的印象。她需要這兩個有利條件,因為她頭發散亂,臉上留下深深的指甲印,衣服也給東拉西扯弄了個亂七八糟,只用顫抖的手匆忙整理過一下。

過橋時她把鑰匙扔進了河里。她比她的保鏢早幾分鐘到達大教堂,在等他時她想了許多。若是那鑰匙叫漁網網住了會怎么樣?若是鑒定出是哪家的鑰匙會怎么樣?若是門打開,發現了尸體會怎么樣?若是在城門自把她扣留下來,送進監獄,判她殺人罪又會怎么樣?她正在滿腦子胡思亂想,她的保鏢來了,讓她上了車,把她帶走了。

“街上有鬧聲沒有?”她問他。

“有日常的鬧聲,”克朗徹先生回答,他因為這個問題和她那副怪像露出一臉驚訝。

“你的話我沒聽見,”普洛絲小姐說,“你說的是什么?”

克朗徹先生重復了他的回答,可那也沒有用,普洛絲小姐仍然聽不見。“那我就點頭吧,”克朗徹先生大吃一驚,想道。“這她無論如何是懂得的。”她倒是懂的。

“街上現在有鬧聲沒有?”普洛絲小姐不久又問。

克朗徹先生義點了點頭。

“可我沒聽見。”

“才一個小時耳朵怎么就聾了?”克朗徹先生尋思,心里很著急。“她出了什么事了?”

“我覺得,”普洛絲小姐說,“好像火光一閃,又砰的一聲,那一聲就成了我這一輩子聽見的最后一聲了。”

“她這個樣子可真奇怪!”克朗徹先生越來越緊張,“她喝了什么玩藝兒給自己壯膽了么?聽!那嚇人的囚車在隆隆地響!你聽見車聲了沒有,小姐?”

“一點兒也沒聽見,”普洛絲小姐見他說話便回答。“啊,我的好人,先是一聲砰,聲音大極了,然后就沒有聲音了,再也沒有聲音了,永遠沒有了,我這一輩子怕是再也聽不見聲音了。”

既然她連那些可怕的四車的轟隆聲都聽不見,——囚車,快到目的地了,”克朗徹先生掉過頭看了一眼說,“我看她確實是再也聽不見這世界上的聲音了。”

她確實是再也聽不見了。
您是否對這篇資料想說點什么?歡迎評論或者糾錯,或者提交填空題答案! 您也可以立即
雙城記第三部
高瞻遠矚
放眼全球
推薦資源
最新社區精華帖子更多>>
  • 走遍美國教學版
    走遍美國教學版
  • 哈利學前班[英語兒歌]
    哈利學前班[英語兒歌]
  • 海綿寶寶 英文版
    海綿寶寶 英文版
  • 風中的女王第1季
    風中的女王第1季
經典學習方法更多>>

聽力排行

試題

視聽

歌曲

電影

2005年全國卷高考英語聽力17-20
07年十二月六級聽力18
初中英語情景反應
2009年高考英語聽力(天津卷)MP3——大耳朵英語免費下載
2006年6月四級聽力第22-25題
05年1月六級聽力07
初中英語情景反應
1995年1月六級聽力07
初中英語對話理解
02年6月四級聽力02
VOA 商務英語Lesson 42
賴世雄教你輕松說英語l004
《布魯托的五胞胎》Pluto's Ouin-Puplets
美語怎么說070講 換位思考
澳洲旅游英語lesson 15and 16
自考高級英語上冊 Lesson 3 The Use of Force
新東方《四級詞匯 詞根+聯想-記憶法-》超綱詞匯表
美國萬花筒New York Economy and Technology
大學英語聽力第四冊lesson13
小學英語口語教程(李陽) 3
Green Day-《21 Guns》
歐美鄉村歌曲 Puff,The Magic Dragon 神龍普夫
(韓國歌曲)邂逅的那天-情定大飯店主題曲韓語版
經典英文歌曲收藏candle in the wind 1997
《壁虎漫步》韓文版
John Legend -- Ordinary People
Kelly Clarkson-Long Shot
KAT-TUN - Love yourself ~君が嫌いな君が好き~
英文版大長今主題曲Twilight
知行英語歌曲精講:充滿柔情蜜意的“Way back into Love”浪漫愛情喜劇片《Music and Lyrics》
小熊維尼與跳跳虎英文版 第一季 第1集
巴布工程師英文版 第1集 小貓阿皮不見了
小伙伴英語兒歌 第1集 小星星
酷艾英語系列之光棍節
看電影學英語系列之冒牌家庭
海綿寶寶全集 第1集
小馬寶莉 第1集
幼兒雙語兒歌系列之ABC字母歌
Bingo教你說美語之如何用英語敘舊
Hello Teddy洪恩幼兒英語1
文章資料目錄導航
經典名著 四六級考試 IELTS雅思 聽說讀寫能力 在線語法詞典 行業英語一 行業英語二 生活英語 輕松英語 專題英語
雙城記 寶島
戰爭與和平
悲慘的世界
傲慢與偏見
讀圣經學英語
八十天環游地球
考試動態
學習資料
歷年真題
模擬試題
心得技巧
學習方法經驗
考試動態
考試介紹
考試輔導
歷年真題
模擬試題
心得技巧
英語聽力
英語口語
英語閱讀
英語寫作
英語翻譯
英語詞匯
名詞 冠詞數詞
動詞 動名詞
代詞 形容詞
情態 獨立主格
倒裝 主謂一致
連詞 虛擬語氣
職場英語
外貿英語
商務英語
銀行英語
文化英語
體育英語
房地產英語
會計英語
金融證券
醫療英語
計算機英語
公務員英語
實用英語
電話英語
旅游英語
購物英語
市民英語
賓館英語
好文共賞
英語文庫
名人演說
小說寓言
諺語名言繞口令
笑話幽默 詩歌
笨霖筆記
CNN英語魏
實用九句
雙語閱讀
發音講解
分類詞匯
?
免責聲明:本站只提供資源播放平臺,如果站內部分資源侵犯您的權益,請您告知,我們會立即處理。
Copyright © 2010-2017 大耳朵英語  京ICP備10010568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24號

微信掃一掃手機學英語 關閉
微博掃一掃手機學英語 關閉
QQ掃一掃手機學英語 關閉
福建11选5走势图一定牛手机版 0.258132s